操控,讓親密遠離在煩惱、受困、不安時,應該自己去尋找問題和答案。應知道:問題之所以存在,是因為執著於自我。自己製造問題,因此必須自己來瞭解並解決問題。操控,讓親密遠離 ■ 楊蓓(作者為台北大學社工系副教授) 多人原以為「操控」,可以讓我們與人更親密,實則不然,操控只能在特定範圍之內達成人際互動,卻無法真正貼近心靈。以現在的七年級生跟人的互動關係為例,他們跟電腦的關係可以很好,對人的關係卻是疏離的。所以如果以人與人的關係來看時,外表的五顏六色、釘釘補補,就像把盔甲一件一件往身上穿起來,這一件一件穿起來的結果,當然就是內心益發地孤單寂寞,然而內心仍有與人親密的渴求﹔希望被愛,也希望自己真的可以愛人;希望自己被瞭解,也希望自己可以瞭解別人,跟人能夠真正的相遇,一種心靈上的相遇。其實,這種渴求,每個人都有,而七年級生只是眾生之中的一個代表階層。 然而,我們卻觀察到,人們的行為常與內在的渴求背道而馳,雖然,這種情況其實還是在心理學家Shorstrom所認為的正常行為範圍裡。為何現代人在尋求親密的過程,會產生表裡不一的行為,就是因為覺得不安全,沒有買屋安全感,所以才需要穿盔甲,武裝自己、操控別人。這種情形,讓人際之間,不是過度黏密,就是過度疏離,於是寂寞的人就愈來愈多。中標:愈渴望親密愈操控 也當七年級生觀察自己的父母親或是所處的社會環境時,其實觀察到的就是「不一致」的行為,他自然就模仿這種不一致的行為。可是在整個環境裡,那些不一致的行為,大人其實是不自覺的,因此用這樣的方式在生存。聖嚴法師曾做過這樣的比喻,大人是活在那個酒缸當中,他不知道那個是酒缸,而且逃避不了,然後他也要求他的孩子以同樣方式生存在這樣的環境裡。只是大人們的不一致是呈現在行事風格,而七年級生是反應在外表的裝扮上。在不安全感的驅策下,當我們心裡頭愈渴望跟人親密時,往往是對對方愈操控,因為害怕失去,而「失去」對自我,像是緊箍咒,只要有一點點失去的訊息出現,甚至扭曲地解讀訊息,操控行為就自動地出現,於是愈操控就愈沒有辦法得到他想要的親密;結果反而是愈疏離。曾經有個女學生很沮喪地告訴我,她的男朋友變心了,原因是以前約會時,這位男孩都會帶朵玫瑰花來示愛,而今他們已往來了半年,男孩不再帶花來,其他的行為則一如往常。濾心我問女孩,你愛的是花,還是人?女孩愣住了。我告訴女孩,人的行為是變化多端的,花是心意的表達,她要讓「花」控制了自己的感受,還是要求自己真正瞭解對方的心意?「操控」基本上是為了自己的需求,有目的性的,但是這裡面有一個很弔詭的現象,就是本來以為用了這些操控的行為之後,我們可以滿足,然而,結果可能正好相反,當我們受挫時,我們只會認為是自己的操控行為技巧不夠高明,所以我應該要去學習更高明的操控行為。可是,如果我們的操控行為,是為了得到親密關係的話,即便使用進階的操控行為,到頭來還是一樣緣木求魚,關係還是會越疏離。 人在追求親密的過程當中,卻不自知地朝相反方向,把自己推往孤單和寂寞的角落去,要轉變此一現象,要看人有沒有決心,或是有沒有機會發現到:「原來我是用這樣的方式生活著,原來我是那麼害怕面對自己。」當人有這麼一個清醒的時刻,就有機會改變。但是從大多數人的經驗來看,都是在極度的挫折之後,才會產生這樣的想法──「那我前面到底在幹什麼呀!」這種可能性會出現,但是追求了半天,結果還是老樣子;而且有那樣的機緣時,也不一定真的能醒悟,很可能那商務中心個「剎那」一下就過了。因為看清自己的操控和不一致,其實也是蠻痛的,因為那得面對自己的不安全感,也得面對低落的自我價值感。 看清內心與行為的差距其實,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所要修的,就是看到自己的行為跟內心真正想要的差距在哪裡。在清楚看到這個差距的同時,還必須能夠真實去面對自己的內心,瞭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。如果人們連這個部分都沒辦法面對,他兜圈子兜了半天,可能原本認為這是他要的,等到真的得到了,卻又覺得這好像不是自己所想要的,所以就繼續尋找。於是原來學會的那些操控行為,在他自己搞不清楚真正的需求時,那些操控行為被否定的同時,又學會了另一套新的操縱行為,一直在兜圈子!好比小狗追著自己的尾巴玩耍一樣,一直繞呀繞!所以,操控是有多面貌的。它可以是如菟絲花般的依附,也可以是義正言辭的權威,更可以是永遠無辜的受害者,甚至有時候,以自我為中心的關懷與善意,都是操控的一部分。其實,說穿了,在操控的遊戲中,可變換的規則,還真不少。於是,人們就在箇中樂此不疲。在多關係上,不只是家庭關係,還包括職場上的工作關係,都有些雷同的地方,例如,。老闆有的時小型辦公室候會用一種「好像」很民主的方式,掏心挖肺地對待自己的員工,可是事實上,如果這是一種操控的行為,員工心裡也明白,然後就好像上演一齣戲一樣,規則大家都知道,然後你兵來將擋,我水來土掩,有一句俚語說:「你有你的千條計,我有我的老主意。」可是真的到了節骨眼上,或是面臨關鍵時刻,關係當中的操控的成分非常多的話,彼此之間的信任瞭解就顯得薄弱,甚至消失,關係就會整個瓦解掉,男女朋友、夫妻、上司下屬都是一樣的。我們也可以看到很多事情假藉愛的名義,假藉善意的名義,然後行操控之實,而那樣的結果,對於親密關係來講,其實是從親密關係裡逃掉,並沒有真正跟人親近,只是用種種冠冕堂皇的名義來合理化操控,以為這樣就得到了親密,可是一旦出現一些考驗時,看似親密的表面關係就崩盤了。多的愛情,就在操控中褪色,或是操控不成的時候,就面臨分手了。當修行人看見了自己的操控之後,再問自己更深一層的需求是什麼。更誠實地去面對自己時,大概才會有機會去面對自己親密的需求,否則,就是樂此不疲地一直在生活中兜圈子,修行只不過是另一種操控遊戲罷了。(待續) 本文摘錄自《人生雜誌第253辦公室出租期》

ac00ackn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