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上午,奶東村這處占地89畝、總建設面積達8萬平方米的違法出租大院正在整體拆除。 本報記者 孫戉攝
  本報訊(記者 耿諾)昨天上午,緊鄰著京承高速的崔各莊鄉奶東村裡有了大動靜。一片占地89畝,建設面積為8萬平方米的違法建設大院開始拆除。這是本市在今年兩會期間公佈年內拆違計劃後,區縣拆除的首個高速公路旁邊成片違法建設群。
  沿著順白路一路向西直達京承高速高架橋下,再順著一條小河右轉向北,一路扎進奶東村,就看到了這片的違法建設。大大小小的出租院,一個套一個,從外頭看層層疊疊。雖然院內已空無一人,但奶東村所在的崔各莊鄉相關負責人表示,這裡聚集著大量倉儲、居住和經營場所,安全隱患非常大。
  今年年內,本市將重點拆除城市環路、高速路等區域的違法建設。從2013年本市啟動嚴厲打擊違法建設違法用地專項行動以來,崔各莊鄉就盯上了違法建設大院和別墅區。到2013年年底,崔各莊鄉共拆除了22.95萬建築平方米的違法建設,建築面積相當於一個半故宮。就在這次實施拆除之前,工作人員開始進大院依次進行宣傳講解,約談了違建當事人,勸導自拆。同時,對院內的承租戶發放《告租戶的一封信》,鼓勵租戶配合業主騰退。據瞭解,本次拆除預計將耗時7天左右,計劃春節前先將所有違建建築推平,春節後再清運垃圾。
  現場
  浮塵比兩層樓還高
  一輛挖掘機伸展長臂,掃下幾十平方米的鋼板頂棚;工程車勾“手”往前一送,紅磚房的外牆就被戳了個大洞……在昨天的拆違現場,開工幾十秒鐘後,現場就已塵土四起。但幾百米之外,4輛裝滿水的工程車輛卻紋絲未動,直到記者離開現場時都未灑水降塵。
  奶東村這次拆除的違建在整個出租大院的東北角上。從南門進來要走500多米的土道。整個冬天還沒下過雨雪,一腳踏下去,揚起的塵土,能埋了鞋面。一輛輛汽車開過,揚塵便能蓋住了整輛車。7天拆除8萬平方米違建,工程車上的機械手緊著忙活,濺起的浮塵,比違法建設群里的兩層樓還高出來一大截。
  塵土飛揚,被請來“降塵”的兩輛消防車和兩輛園林綠化灑水車卻紋絲沒動。一名工作人員說,他們都沒接到灑水降塵的命令。
  按照2013年7月1日起施行的市政府第247號令《北京市建設工程施工現場管理辦法》,施工單位“應當做好施工現場灑水降塵工作,拆除工程進行拆除作業時應當同時進行灑水降塵”,“未按照規定採取措施或者採取措施不當的,由城市管理綜合執法部門責令改正,處2000元以上1萬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1萬元以上2萬元以下罰款。”
  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,未按照要求降塵的施工企業都將受到懲處。去年一年,已有十餘家企業被暫停投標資格若干天,並被全市通報批評。這位負責人表示,將聯繫相關區縣建委,聯合城管部門對拆除現場進行實地檢查。查實後將由城管、住建系統分別給予處罰。
  追問
  為何不灑水?
  為何施工現場不灑水?在咨詢了多家工程拆除公司後,一家正規資質企業的負責人終於願意透露其中的細枝末節:“說到底可能是因為錢。”
  “拆除工程里,利潤最多的是拆KTV或者電影院,裡頭有大量的建材和設備、銅線可以賣錢,因此拆除公司也最願意乾。紅磚房、倉庫是最不賺錢的,頂多拿鋼筋和舊磚賣賣廢品。”這位負責人說,自從去年本市嚴控拆除工程揚塵之後,這種活兒愈發難乾。這位負責人稱,如果一個標的為100萬元的平房倉庫拆除項目,按照政府要求不間斷灑水,所有的利潤就會變成灑水的成本。
  那這和拆除現場不灑水有什麼關係呢?鄉政府相關負責人說,拆除違建的費用都是鄉、村兩級自掏腰包,“墊錢拆違”,區級財政對此並沒有專項撥款。從去年起,拆違現場不降塵的情況並非首次出現,記者手機上記錄了多個領導前腳走、降塵水龍頭馬上停的拆除項目。
  無論是由村集體還是鄉政府出錢,這錢是否相當於替違法建設者“埋單”?
  去年下半年,市嚴厲打擊違法建設違法用地指揮部發佈的文件中,已涉及向違建建設者追繳拆違成本的內容。今年兩會期間,市規劃委相關負責人公開表態,將建立一套對於拆違成本的追償機制,使違法者承擔應承擔的責任。  (原標題:京承路邊拆違建 塵煙衝天不灑水)
創作者介紹

ac00ackn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